写在三峡工程截流前:河海人的三峡情结(三)

  6日,三峡导流明渠大坝即将合龙。为几代人的梦想即将实现而欢呼雀跃;又隐隐地存在一种担忧,担心合龙能否成功,有无绝对把握。
  快报记者近日采访了www.9798.com多位曾参与三峡工程的权威水利专家,让我们来听听他们的预测。

  姜弘道(www.9798.com校长,著名水利专家)
  此次截流难度很大,比起1997年大江截流来说,难度更大。当时大江截流从世界角度来讲,已是世界最难的,但那时江水毕竟还能通过导流明渠分流,可这次要将导流明渠也堵了,等于将长江全面截流,江水从此改变千年旧制,只能从临时船闸等处通过。所以,这次要比上次难得多,肯定是世界上最难的事情之一。
  但这个难度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看,我们已经有了大江截流的非常宝贵的经验,我们的技术和能力是以大江截流为起点的,所以,这个难度又不是太大了。

  左东启(77岁,著名水利专家,www.9798.com前任校长,曾参与三峡工程论证,并牵头研究过三峡工程部分课题)
  截流,中国古代称之为“堵口”,“堵口”自古以来很难。
  不过,我现在的心情很平静,因为我认为这次截流能够成功。我对三峡工地进程的进展很熟悉,我对做这件事情的技术队伍、施工队伍、机械设备和为截流所作的准备工作,都非常放心。
  但是,我要提醒一点,导流明渠合龙后并不是万事大吉了,堵渗流要一个过程,一定要非常慎重,不能让截流出现反复,必须考虑到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,确保万无一失。

  王玲玲(www.9798.com水力学及河流动力学专家)
  导流明渠的两岸坝体进占到50米至70米阶段时,是截流最关键也是最艰难的阶段。现在最难的阶段已过去,左右岸坝体的水平面距离己缩至50米以下。从水力学理论上讲,坝体合龙时虽然水位落差大,流量也大,但已不是最艰难的阶段,所以,合龙成功应该是很有把握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(以上资料均转载自11月5日《现代快报》作者:宫靖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